1. <menuitem id="ay0o7"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ay0o7"><th id="ay0o7"></th></progress>

          淑女王冠
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意林雜志 > 意林 > 2016年3月下 總第6期 > 人與社會

          與其祝福萬千,不如紅包一現

          文 童卉欣

          2015年的最后一個夜晚,我是在對紅包的苦苦守候和頂禮膜拜中度過的。閑逛在各個或熱鬧或冷清的群里,匆忙點開每一個長方形的“恭喜發財,大吉大利”,哇,空手白得一塊三毛五,巨大的幸福感撲面襲來!

          不要瞧不起這點零碎,不拒細流,方成海洋,朋友圈里有人曬收紅包,總額竟高達八千多,真正亮瞎人眼,我輩能不奮起直追?

          紅包最常見的收法,當然是群里哄搶,幾十百把人,瓜分一筆,最后刷出清單,好哇,我分得最多(哪怕才一塊三毛五),一陣竊喜,人在乎的,本來就不是多快樂,而是比別人快樂多。萬一我搶到的數字墊底,唔,不要緊,畢竟什么也沒付出,不過動了動食指,而且,坐等下一個,下一次搶,大家還是機會均等嘛,有希望是最重要的!

          愿意撒嬌賣萌者,可以單點人討要紅包,找朋友找長輩找領導甚至找泛泛之交,一句甜言,兩個媚眼(虛擬的),幾乎沒有不得逞的,反正數字不大,又隔著無形之網,不用四眼兩面相對,給的人和得的人都心安理得,沒有負擔。

          既有受者,必有施者,佛家不是有言:施比受有福。對于“土豪”,拿錢確立江湖地位的好日子到來了。最強悍的,直接拿數字擂人,比方某窮苦哈哈云集的群里,通常飄來塊兒八毛甚至一分錢這樣招人罵的紅包,某大佬在群里長期潛水,不發聲沒貢獻,大家都快忘了有這人了,誰知今晚他一出手就是一個幾百元的紅包,分得者立馬笑逐顏開,各種奴顏婢膝的“跪謝”“感恩”圖片齊齊飛出,若是群主不給力,群眾山呼之下仍舊舍不得拋出像樣的紅包,民意似乎頗有要大佬取代群主之意——這樣的氣派,才能當家做主嘛!

          還有一路人,就來更加爽快的口令紅包,若想分得錢,必得按我的指定輸入某句話,不管這句話是“××英明神武萬壽無疆”般不靠譜,還是“我愛××無極限”這樣無底線,放心,只要是附加在紅包上面,不愁沒人使勁輸入,滿屏萬口傳誦,發紅包者想得到什么樣的心理虛擬快感都不難。

          總之,平日里沒法做的自我炫耀宣傳推廣,平日里不好意思出口的溜須拍馬阿諛奉承,都找到了滋生繁衍的時機,一時贊美、感謝、祝福、榮幸,夸張地熱血沸騰地滿網竄。

          為什么紅包這么火,歸根結底,不勞而獲,或者少勞多得,是所有人無法抵御的心理誘惑吧。第二天,我留戀不舍,又跑進各群各圈,此時已經是煙花燃放后的空地,冷清許多,紅包更是蹤跡渺茫、難得一見,沒有了全民節日的支撐,紅包失去了扎根的土壤和理由。

          2016年的日子無情地來了,比這更無情的,是咱們還得遵循著“多勞多得、少勞少得、不勞動者不得食”的經濟規律老老實實過生活。

          五月小说